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460|回复: 3

三生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4-13 16:22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109

    主题

    2003

    帖子

    5654

    积分

    大学三年级

    金币
    6839 枚
    在线时间
    717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8-15

    沃土支柱勋章

    QQ
    发表于 2007-12-3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于我们的这一辈子,已经注定遗憾了。没有了选择,也无从选择。
    下辈子,请你为我点一盏灯,让我能找到属于你的方向...
        下辈子,请你抓紧我的手,不要轻易的放弃...
        下辈子,请你一定要记得我,我们一定要再一起,不要让今生的遗憾轮回..

    前世·陌上花


        天元68年,桑日帝国再次入侵天昊国。芷战作为天昊国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将领奉命迎战入侵者。桑日帝国和天昊国的国力不在一个档次上。从战争一开始,天昊国就节节败退。若不是占了点地利的优势,也许天昊国早亡国了。本来还轮不到芷战这个毛头小子领兵出战的。军队是个讲经验和资历的地方,没有多年在战场打滚的经验,纵使你才华横溢也无法带领一支军队获得胜利。不过由于前期的紧张战事,有经验的老一辈将领相继阵亡,天昊国不得不派出了芷战。
        芷战刚到战场时也取得了一点小小的胜利,不过好景不长,天昊大军最后还是溃败了下来。仅凭将士们的一腔热血是无法弥补战力上的差距的。在一次大的会战中,芷战再次战败,并与他的部下们失散了。芷战受了很重的伤,逃进了一座山里。进山没多久,芷战昏迷了。
    当芷战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简陋的竹床上,身体上的伤口早就被包扎好了。芷战打量着自己所在的那间屋子,屋子里没什么东西,不过很整洁,整洁得有点超脱凡世。
        “公子,你醒拉!”门外走进一位美丽近妖的女子。女子一袭紫衣,浅浅的眉黛衬托着一张精雕玉琢的的俏脸。芷战一时看呆了。
        “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姑娘是你救了我吧,恕在下身体不便,不能起身感谢你。”
        “公子,说这些做什么。那天我去屋外的一条小路上准备摘几朵花儿,看到公子躺在路旁,就把公子扶了回来。我能遇到你也算一种缘分吧。”
        女子名叫紫殇,她说她从小就和父母生活在这片山里。前年她父母双双过世,现在就只剩下她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在紫殇的精心照料下,芷战的身体恢复得很快,没几天他就能下床行走了。在这几天里,芷战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芷战发现紫殇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有点调皮,又有点温柔,自己似乎有点喜欢上了她。不过芷战心忧战局,他要守护好他的国家,身体刚好一点就急急忙忙地准备赶回战场,去寻找他的部下。
        “公子,你还会回来么?”紫殇没有留他。
        “会的,殇,只要战争一胜利我就会回来接你去京都。我要带你好好看看这繁世。”芷战骑着紫殇寻来的一匹马离开了山里。
        回到战场,芷战历尽艰辛寻回了大部分部下,正准备和桑日大军决一死战,细作传回了桑日帝国国王驾崩的消息。桑日帝国的2位王子为争夺王位,都急急忙忙的招回了效忠自己的军队。
        天昊国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随着桑日帝国的军队退出天昊国,芷战带着剩下的将士回到了京都。他们也算胜利者吧。跟随军队回来的还有紫殇,她和芷战同乘一匹回来的。进入京都的时候,芷战弯弓的搭箭,一箭射中了城头的大红花。身后传来了将士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这是天昊国的传统,每次出征回来的将军都要箭射城头的红花,以显军威。

        回到城里后,国王召见了芷战,大肆表扬了芷战一番,并在皇宫里举办了盛大的庆功会。在晚会上,芷战遇到了公主——国王唯一的女儿。
        第二天的朝会上,国王对有功将士进行了丰厚的封赏,并宣布将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芷战。芷战上前请辞,他说他家中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子。众大臣都为芷战捏了一把汗,不过国王没有发怒。国王对他那个宝贝女儿非常疼爱。昨天晚上公主对她的父王说无论如何她都要嫁给芷战,但同时也不允许父王伤害他、强迫他。
        散朝后,老国王跟公主说了朝堂上的事,公主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不介意他喜欢其他女孩,只要他能喜欢我”。
        老国王再次召见了芷战,并跟他说了公主的意见。芷战想了想,为了家族的利益他还是答应了。得到芷战的答复后,老国王便开始忙活后面的事了。为他的宝贝女儿确定婚期拉,置办嫁妆拉……芷战和公主的婚期被确定在8个月后的一个黄道吉日,芷战在同一天还将迎娶紫殇。紫殇也被公主接到了宫里居住,两人以姐妹相称。
        天有不测风云,在距上一次桑日帝国入侵天昊国仅半年的时间,桑日帝国王位之争终于结束。获胜的大王子又一次把战火烧到了天昊国,他要拿回半年前帝国打下的土地。
        芷战再一次挂印出征。由于桑日帝国王位之争的消耗,帝国的军力受到了很大损伤,在战场上已经没有前次的风卷残云之势。战事在进入中期,桑日帝国军队开始略显颓势,战争初期占领的土地慢慢被收复。
        正当芷战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一个不幸的消息被送到了芷战手中。紫殇在回家看看的路上遭遇强盗拦截,重伤垂危。在收到消息后,芷战把手中的战事交给了副将后,就急急忙忙的赶回了京都。在经过城门的时候,芷战弯弓搭箭射中了城头的红花。风吹过,似乎一滴水滴到了芷战头上。不过芷战没有在意,他急急忙忙的赶往皇宫,他要赶回去看他心爱的女人。
        “紫殇,紫殇,我回来了。你怎么样了?”
        公主的房里很安静,安静得有点非比寻常。
        “公主,紫殇呢?你不是说紫殇受了很重的伤么,她在哪里?我要见她。”
        公主的嘴角微微上扬,“紫殇妹妹,不在这里呀,你回来的时候不是看到了她么?”公主的脸上闪过一丝自嘲的笑容。
        “我看到她了?”芷战傻傻地愣在那里。
        “就是城门口那朵大红花啊,你进来的时候不是对着它射了一箭么,紫殇就在里面呀。你不是非常关心她么,怎么没看到她?”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她,她只是个无辜的善良女孩,你怎么能这样残忍的对待她?”芷战有点歇斯底里的叫到。
        “为什么,为什么,呵呵,你不是经常无视我么。你已经答应父王娶我,为什么不分那么丁点的爱给我。我堂堂一国公主,不介意你喜欢其他女孩子,只要你也能爱我那么一丁点,我已经够忍让的了。你却,你却,你心里只有她。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哈哈。也许她死后,你能爱我那么一点点。”公主的笑声有点凄凉。
        芷战转身冲出皇宫,他要赶去救他心爱的女人,他要去为自己弥补过失。你会后悔的,公主望着芷战远去的背影,在心里恨恨地说。
        紫殇最终还是死了,不过她的灵魂没有消亡,被公主用诅咒的形式转入了芷战体内,让他们的灵魂一个只能在白天出现,一个只能在晚上出现,虽然在一起却永世不得想见。芷战本想随紫殇而去的,不过公主的诅咒没能让他如愿以偿。
        这时,正当陌上花落。



    今生·彼岸花

        我叫白罗,今年刚成年了,住在苦海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我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听村子里的老人说,我出生的时候有颗巨大的流星划过村子的上空,老人都说那是一颗陨落的将星,在寻找它转世的身体。而我理所当然的被他们当成将星转世。呵呵,也许吧。不过在这太平年代,就算是将星转世又有什么用。
        最近,我经常重复做同一个梦,梦到我的前世,梦到我前世的爱人,梦到他们所受的诅咒。我不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村子里的老人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前世今生。
        无由的心里很烦,心还无缘无故的痛。我去问了村子里的老人,老人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我已经成年了,应该出去走走了。从老人的屋子里出来,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解决方法。呵,也许真是待一个地方待太久了,我自嘲的笑了笑,是该出去走走了。
        村里人对于我到外面走走的想法很赞成,他们说你已经长大了,也是该出去历练历练了。没什么好准备的,我随便收拾了几件东西,告别了生活了十八年的村子。
        已经在外面游走了2个月了,遇到了许多新奇的事,碰到了许多新奇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初时出来的那种新鲜感和兴奋的心情。外面的世界很冷,冷得我很不适应,那种深入骨子里的冷让我这个在苦海边生活了十八年的人也无法忍受。苦海的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飘着雪,不过苦海倒是从未结冻过。
        还有一件事促使我不得不提前结束在外历练的行程。那个梦并没有因为我离开村子而消失,那种心痛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前世的种种,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也许,我该为我的前世做点什么吧。
        再次回到了家乡,村子里的人们很惊讶,为什么我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也没跟他们解释,反正解释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对于我的提前回来,老人并不惊讶。我向老人询问了这世上是否有一种东西可以让在一起的灵魂分离。老人依然是那份淡然。老人告诉我,在苦海的另一边有一种花,叫彼岸花,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有花的时候没叶,有叶的时候没花,花花叶叶生生世世永不能相见,吃下这种花能让束缚在一起的灵魂得到解脱。彼岸花又名牵引之花。
        苦海边,一方巨石直直的挺立在那里。巨石有了些年月,表面已经坑坑洼洼,不过“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八个字还依稀可见。从老人家里出来,我在巨石下坐了一晚上。也许我应该去找寻那彼岸花。
        苦海的水面平静得有点可怕,除了我那渔舟泛起的点点波澜,其他的一切似乎已经尘封。我已经偷偷的离开了村子,驾着村子里那条渔舟,去找那传说中的彼岸之花。
        已经是在苦海上的第三个日子了,除了那咸咸的空气,还有那泛黄的海水,我没找到任何复杂点的东西。船上的食物和淡水已经消耗了一部分了,那传说中的彼岸还遥遥无期。苦海的晚上很冷,惨白的月光照着那泛黄的海水,像一张无限大的死人脸,蜡黄蜡黄的。不过还好,苦海晚上也没有风。
        又过了几日,应该到苦海的中央了吧。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想我已经迷路了。食物和水已经消耗了一大半,回去已经没了可能,一直往前兴许还能找到彼岸吧。
        头越来越沉,还没到晚上,我便在船里睡下了。朦胧中,阵阵佛音传如耳中,如万千神佛在齐喧佛号,“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强睁着沉重的眼皮,望望了船外,一方巨石静静的矗立在那里,上面刻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要回去吗?管他勒,我一定要找到那彼岸花。我再次沉沉睡去。
        船上的食物和水已经没有了,苦海还没看到任何边界。我自己也渐渐地出现了幻觉。我还能到彼岸吗?我这样做后悔吗?已经懒得去想这些东西,现在的我只想好好闭着眼睛睡一觉。似乎苦海慢慢热闹起来了,周围开始充斥着凄厉的嚎叫,如鬼哭,如狼嚎。苦海的水面也不再平静,一只只枯手从里面伸出来,一具具白骨从其中爬起。呵呵,幻觉,这应该是幻觉。不过就算这些不是幻觉,我又能怎么样呢?不久后我也会变成和他们一个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时,船已经没有动了。周围除了那单调的黄色还有大片如血的红色。我到了地狱吧,天堂应该会比这漂亮。我用手掐了掐自己,还有点痛,呵呵,似乎我还没死。难道我已经找到了彼岸,我缓慢地从船中爬到岸上。岸上是一片血色的海洋,那无叶的红花铺天盖地,望不到尽头。这些花美得妖艳,美得纯粹。这就是彼岸花吧,似乎它还有一个名字要亡灵之花。
        我摘下一朵花,放如口中,我想我的前世和我前世的爱人该得到解脱了吧,我也得到解脱了。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头徒奈何。

    来世·绾青丝

        我已经从战的灵魂中解脱出来了,再过十八年我就可以和战在一起了。来世,我一定要找到站,我一定要找到战为我绾青丝,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来世,没了未了事。

    [ 本帖最后由 lanyucanmo 于 2007-12-3 21:5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50 原创 +1 收起 理由
    3344 + 50 + 1 原创

    查看全部评分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即使喝下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去找到你。

    该用户从未签到

    251

    主题

    5万

    帖子

    5万

    积分

    职位:家园版主

    金币
    59026 枚
    在线时间
    285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10-2

    灌水先锋勋章

    发表于 2007-12-3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来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4

    帖子

    13

    积分

    小学一年级

    金币
    1084 枚
    在线时间
    3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8-18
    发表于 2007-12-8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251

    主题

    5万

    帖子

    5万

    积分

    职位:家园版主

    金币
    59026 枚
    在线时间
    285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10-2

    灌水先锋勋章

    发表于 2007-12-8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顶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沃土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